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dbzyiyishenghui的博客

不到极逆之境,不知和顺之安;不逢至刻之人,不明忠厚之善

 
 
 

日志

 
 

李煜晖:读书准则——读经典 读原著 读源头(转载)  

2017-08-04 21:01:49|  分类: 品茗夜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煜晖:读书准则——读经典 读原著 读源头(转载) - sdbzyiyishenghui - sdbzyiyishenghui的博客








              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需要建立一个全校的体系培养,例如北师大二附中的文心书屋,即人文社会科学阅读资源库,那是2009年时校长支持文科实验班建的,所以这个体系第一是要有阅读资源。第二,立足课堂教学,提升阅读品质。我以前讲过的专题教学就是一种可行的方法。第三,形成个性化的阅读指导方案。第四,多元化的考核评价机制。第五,把阅读和写作结合起来。
  
    首先说一下阅读资源也就是读什么书的问题。我们的原则有9个字:读经典、读原著、读源头。

    第一,读经典,就是要读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书。郭敬明的《小时代》、于丹的《论语心得》《庄子心得》,余秋雨的《行者无疆》这些书,我们一概不要求学生读,准确的说,我要求学生不要读!

    为什么这么说?诺贝尔奖得主村上春树说过一句话,书就好比粮食,有的粮食在时间酝酿下变成了美酒,有的粮食在时间酝酿下变成了粪土,我从来不读还在人世的作家的书,因为我怕误吃粪土。这是他的原话。

    那么什么是经典?《周易》是经典,《论语》《孟子》《庄子》《老子》,这是经典,《红楼梦》是经典。有人说学生看不懂,看不懂才要看,读《小时代》,瞄一眼就懂了,看它干嘛。青少年现在不爱读经典,反而爱读畅销书、流行书、浅显易懂的书、马上有用的书,实在是受了网络文化和商业文化的蛊惑,把读书也信息化和商品化了。 

    第二,读原著,就是不要读别人嚼过的东西。我跟学生讲,要研究《论语》就看《论语》,不要看什么《论语心得》,那是于丹老师的心得,有讲对的、也有讲错的,跟你没太大关系。连《论语》都没看过,有什么资格看人家的心得?

    所以读书要直面原著。如果青少年从为他们做“注疏”的“外围书”读起,恐怕皓首穷经也难见真佛。不如索性拿出“六经注我”的勇气,直面原著,除了文字上用必要的工具书做辅助,考证的、解读的、发挥的书先一概不看,强迫自己无所依傍、独立思考,宁可囫囵吐枣,也不食人余唾。待有所疑、有所思、有所备,而后以平等之心纠正于方家,才能渐至“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佳境。

    第三,读源头。事物有本、末之分,干、枝之异,源、流之别。善思者重本抑末,强干弱枝,开源节流。儒家师法三代,是溯源;道家道法自然,是溯源;文学家“文必秦汉,诗必盛唐”还是溯源。故读诗不可不先“风骚”而后唐宋,读史不可不先《春秋》而后《史记》;读古文可不先“诸子”而后《观止》,读白话不可不先胡适、鲁迅而后他人。 

    这里的先、后,并不是指绝对时间的先后,而是在有限的时间内,读书人心理上相对的优先顺序。敢于从源头读起,先啃“硬骨头”,能够确立整体认识的高度,所谓“一览众山小”是也。  

    给学生定制个性化书单

    我们学生的书单分精读和泛读两类,精读、泛读又分为必读、选读两种。这是由学校导师辅助学生定制的个性化阅读书单,是学校导师的一个重要任务。

    将一学年分为上学期、寒假、下学期、暑假四个读书时段。每一时段初始,任课教师从学科视角和个人阅读经验出发,向全体学生提供“教师推荐书目”,学生互相推介“学生推荐书目”,汇总形成一个供“海选”的书单,总书目约60—80种。

    学生拿到书单后根据自身兴趣、学习需求、研究方向,选择书目并形成本时段“个人阅读书单”(草稿)。每5~8位学生分配一位任课教师担任导师,导师与学生小组讨论,交流分享阅读经验,根据每个学生的情况逐个指导、修改、审定个人的阅读书单。

    按照“必读”“选读”“精读”“泛读”的标准进行分类。其中精读书总数一般不超过4本,其中2本必读,2本选读,以文学、史学、哲学、美学为主;泛读书目总数一般不超过6本,其中3本必读,3本选读,以社会科学、自然科学、人物传记类为主。把所列书目的阅读任务根据学校的课程安排、学生个人的生活安排,分解细化到每一周甚至每一天。

    这么多学生,我们没精力挨个检查,怎么办?我用个办法叫“请君入瓮”,由学生自己想办法向我证明你读了这些书,并读得有效果。

    例如有的学生喜欢曹禺戏剧,我说你证明给我看。学生说我能组织班上8个同学排一出《雷雨》,面向文科实验班全体演一场,给我时间,我当导演,这算证明不?我说这个算。有的学生喜欢读《楚辞》,他提出我在全班同学面前朗诵一遍《离骚》,还可以默写一遍,这算证明不?当然算。

    还有的学生读《红楼梦》,研究宝玉、黛玉的爱情悲剧,他希望写一篇论文来证明。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导师就很忙,开学时候跟学生定书目,期末的时候就要这些学生一个个证明,有的成果特别好,就像全校给他一个舞台去展示,这就是我们一种促进读书的方法。

    还有一种方法,帮学生出书、发文章。我教的文科实验班学生,从高一到现在两年半,商务印书馆给他们出了两本文集,《光明日报》发表我学生的文章7篇,在国内其他期刊例如《中国教师》《中国基础教育》《萌芽》《中青报》《北青报》等,我们班27人一共发表了40多篇文章。这对学生是一种鼓励,他的文章能在刊物上发表,心里的高兴是不言而喻的。 

   (李煜晖:北京市语文高级教师、西城区语文学科带头人、校长会特聘专家。原载《现代校长》2015年第1/2期;转载于《教师博览》,安飞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