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dbzyiyishenghui的博客

不到极逆之境,不知和顺之安;不逢至刻之人,不明忠厚之善

 
 
 

日志

 
 

孙成刚:谁想乱?(转载)  

2017-04-08 21:49:30|  分类: 谈经论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已进入转型社会,各种思潮纷纭,各种声音杂陈:既有歌颂赞美的,也有挖苦抨击的;既有理性而积极的,也有感性而激进的;既有热情饱满憧憬美好的,也有愤世嫉俗充满绝望的。究竟是谁更希望社会稳定发展?究竟是谁更渴望激变改朝换代?美国学者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或许能让我们找到一些答案。

    霍弗是一个传奇的学者,他曾幼年失明后又复明,未成年(18岁之前)而双亲皆逝,28岁的时候一度动过自杀的念头,随后就一直打零工,再后来到港口当搬运工。他写就的著作超过10本,曾在加州巴克利大学任教员,却仍不肯离开码头搬运工做,1982年获得总统自由奖章,翌年去世,享年81岁。由于长期与底层劳工在一起工作,对社会现象有深刻的洞悉力。他1951年出版的《狂热分子》一书,其实更应该译成《忠实信徒》,因为它深刻剖析了各种社会运动中那些最积极的活动者的心理状态。

    那么,哪些人希望社会乱起来呢?

    1、渴望改变者。很多人参加革命运动,是因为憧憬这种运动可以急遽而大幅度地改变他们的生活处境。因为所谓革命,本就是一种追求改变的工具。无论是宗教运动、民族独立运动还是其它打着各种旗号的运动和革命,最能吸引到的,一定且必然是那些极度渴望改变的人。

    2、失败者。有成就感的人,会把世界看成一个友好的世界,并且希望社会按照原来的样貌保持下去。但是,失意者、失败者总是喜欢把自己失败的原因归咎于外部世界,所以,他们才希望看到世界的变化。

    3、自以为无所不能的人。穷人未必都希望看到变革,很多穷人可以安贫乐道,过着清苦而卑微的生活。但有一种人会觉得自己拥有无敌的力量,他们觉得自己似乎无所不能,只要积极行动,总会有所收获。所以,他们对革命运动是充满激情的。

    4、信仰未来的人。害怕未来的人,会紧抓住现在不放,很多穷人就是如此。只有信仰未来的人,才会热衷于改变现状。所以,当运动兴起的时候,只有胆大者会率先冲进去,胆小的人只有关起门来祈祷。

    所以,谁最希望看到中国的社会乱起来呢?并不是穷人,也不是所谓公知,而是那些在当代社会自以为很失败、却又自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对未来有期待的人。在他们看来,当前的社会是僵化的、一无是处的,所以,必须有变革,有大乱才有大机会。一旦变革,他们自信可以抓住机会,站上潮头获得更高利益,从而彻底改变自己的人生。

    回看历史,哪一朝哪一代造反起事的人不是这样一些人?陈胜吴广是因为戍边延期迟早必死而发出呼喊:“等死,死国可乎”?在无法按预定时间赶上戍边的那一刻,他们是彻彻底底的失败者,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别的人也许就引颈待戮了,偏偏陈吴是胆子大自以为无所不能的人,竟然就敢在强秦之下揭竿而起,从而开启了中国随后两千年平民敢于造反的先河。

    很多人会说,不对啊,最终得天下的,未必是这些“穷棒子”,反而是那些有身份有学识有魄力的人。陈胜吴广虽然率先发难,为天下而决战的却是刘邦项羽。朱元璋最后有了大明江山,他也不是最先发难的人。那些推翻大清统治的人,当天下安定的时候,更多的却已远离时代。这又是为什么呢?

    因为任何社会运动都有一些潜在的人等待脱颖而出,他们主要是心怀不平者,对社会不满,却没有勇气先站出来。一旦运动兴起,他们分分钟会成为新生力量。这些人包括:穷人尤其是赤贫者、失意的边缘人(畸零人)、被遗弃的人、青春期少年、少数族群、无能者、极度自私者、罪犯、有野心的人。

    当有野心的人看到某一运动会对自己未来有大改变的时候,他们会适时跳出来,甚至于不失时机地逐渐引导或者左右运动向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渐渐的成为领袖。在霍弗看来,领袖要等到时机成熟才能扮演他们的角色。但即使领袖自己,其实也是在“顺应潮流”、“顺应民心”。领袖无法自己创造一种运动,但却可以在顺应运动中左右运动。

    比如,领袖可以通过游行、检阅、仪式和典礼之类的活动,引发参与运动的每一个心灵的共鸣;可以让“言辞人”(知识分子)鼓吹荣耀、献身,却又同时贬低现实、轻视家庭、看重未来。把个人同化到集体中,把失意者融化到一个紧密无间的集体中,让那些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人忘掉自我、忘掉原有小团体(比如家庭,家族),从而投入到像无底洞一样的献身事业中。

    那些原本的失意者,一旦加入的运动中;又或是原本松散的运动,一旦被领袖所掌握,则创造性破坏的激情将横扫一切。任何人想改变这种运动的趋势,都无异于螳臂当车。因为——

    一个群体的性格,往往由其最低劣的成员决定;

    狂热者无法被说服,只能被煽动;

    舍弃自我的人更容易产生激情,尤其是仇恨的激情;

    狂热者的仇恨无法泯灭,因为恨意源于自卑;

    在狂热者看来,宽容就是软弱;

    越是没有什么值得自夸的人,越是会夸耀看起来神圣的国家宗教种族或事业;

    越是觉得自己的事情不值得管,就越会热衷于去管别人家的事情;

    没有外敌可摧毁的时候,他们就会内部彼此为敌;

    爱国主义是歹徒的最后归宿;

     ……

    如果狂热者是鱼,混乱就是水。那些失意者、自负者、愤世嫉俗者巴不得社会早点乱起来,在乱中,他们可以如鱼得水,可以毫不留情地释放仇恨,可以无所顾忌地破坏现有秩序和财物,可以如愿以偿地占有原本是奢望的一切。但随着他们部分愿望的实现,社会早已遭殃。而此时,他们还是不肯罢手,因为“无私者的虚荣心是无穷无尽的”。

    如今,想一想清末民初的社会动荡,想一想文革时代的无情荒唐,中国十三亿人还有多少人真的愿意看到乱像或者乱局。社会稳定,是黎民之福,因为800年前的张养浩就已经唱出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孙成刚:谁想乱?(转载) - sdbzyiyishenghui - sdbzyiyishenghui的博客




 
     (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群众运动圣经》: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1年6月第二版)

               书名:狂热分子 
     作者:  埃里克·霍弗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副标题: 群众运动圣经
     原作名: True Believer : Thoughts on the Nature of Mass Movements
     译者:  梁永安 
     出版年: 2011-6
     页数: 207
     定价: 34.00元
     装帧: 精装
     丛书: 理想国 人文精选
     ISBN: 9787563374625
     豆瓣评分9.0    5675人评价
     5星 60.5% 
     4星 31.6% 
     3星 7.0% 
     2星 0.6% 
     1星 0.3% 
     好友评分 10.0  李东来 1人评价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