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dbzyiyishenghui的博客

不到极逆之境,不知和顺之安;不逢至刻之人,不明忠厚之善

 
 
 

日志

 
 

熊芳芳:要有光!(转载)  

2016-09-14 22:44:47|  分类: 品茗夜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熊芳芳:要有光!(转载) - sdbzyiyishenghui - sdbzyiyishenghui的博客






             纪伯伦在《先知》中说:“生命的确是黑暗的,除非是有了激励;一切的激励都是盲目的,除非是有了知识;一切的知识都是徒然的,除非是有了工作;一切的工作都是虚空的,除非是有了爱。”

  乍看,以为纪伯伦说的核心关键词是“爱”,然而转念就明白,他说出了关于教育的全部——

  激励,知识,工作,爱。

  马克·吐温说:“只凭一句赞美的话我就可以充实地活上两个月。”如果生命真如纪伯伦所说“的确是黑暗的”,那么,激励就是照亮生命的一道光。

  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就有了光。

  于是耶稣说:“我是世上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于是鲁迅说,觉醒的人们,应先解放了自己的孩子,“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此后幸福地度日,合理地做人”。

  真正有价值的激励,其中必然包含了知识与真理。这正是光的特质——它照亮,它唤醒,它让黑夜获得新生,它带来全新的看见。

  然而知识与真理不能遥在云端,它必须经由工作而进入人的生命。见多了清谈,听够了争论,越来越倾慕农夫的静默与朴实,越来越向往田间地头的日出而作,听麦子拔节的声音,看流云舒卷的魅影,做一个耕耘者,也做一个守望者。

  中国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曾打过一个很好的比方,他说语文教学的序列绝不同于工业,而有点类似农业。这就是说,语文教学的序列不应是机械的,刻板的,固定不变的,而应是能动的,变化的,适时的,因为教学的对象是能动的人而不是机器。当然,这决不是说语文教学就无序可循。类似农业,那就有天时、地利、人力等条件,何时播种,何时浇水,何时施肥,何时锄草,何时除虫,何时收获都有规律可循。庄稼的耕耘培育原是“大体有序”的。语文教学类似于此。

  优秀的人才是生长成的,不是训练成的。可是我们现在的教育,比的就是“加工能力”,看谁能在短短三年内“低进高出”

  教育工业化,人心就会沙漠化。

  所以,纪伯伦在最后揭示了真相:“一切的工作都是虚空的,除非是有了爱。”

  如果教育的出发点不是爱,而是谋生的饭碗,是名利的门径,那么,我们一切的教育工作就都是虚空的,是无意义甚至有消极意义的——“误用光阴比虚掷光阴损失更大,教育错了的儿童比未受教育的儿童离智慧更远”(卢梭)。

  今天,我们是否了解教育?甚至,我们是否了解自己?

  印度哲学家克里希那穆提被称为是“比泰戈尔、纪伯伦更伟大的心灵导师”。他说:“无知的人并不是没有学问的人,而是不明了自己的人。当一个有学问的人信赖书本、知识和权威,借着它们以获取了解,那么他便是愚蠢的。了解是由自我认识而来,而自我认识,乃是一个人明白他自己的整个心理过程。因此,教育的真正意义是自我了解。”他认为,教育的最重要的功用在于唤醒一个人“自觉的能力”,帮助我们发现那些“恒久不灭的价值”。

  对此,我们是不相信呢,还是不敢相信呢?

  我常以为,我们其实是不敢相信。因为真正的相信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很多时候,你必须甘愿去做那些让自己化为灰烬的琐事。蜡炬成灰,有时候是不可避免的代价,因为有人需要光明。想要完整地不朽下去的蜡炬,也失去了蜡炬的本质和价值。

  你是否能够一直听见一个声音?要有光!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