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dbzyiyishenghui的博客

不到极逆之境,不知和顺之安;不逢至刻之人,不明忠厚之善

 
 
 

日志

 
 

你永远不可能通过羞耻去真正改变一个人(作者:Joy童鞋)  

2016-03-27 12:42:43|  分类: 品茗夜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永远不可能通过羞耻去真正改变一个人(作者:Joy童鞋) - sdbzyiyishenghui - sdbzyiyishenghui的博客




             一、“我想让你知道你有多糟糕,这样你就可以改变”

    法官Ted Poe, 因为他对犯人采取的“羞耻和耻辱惩罚”而备受美国媒体的关注。在两个案子里,Poe法官让两个殴打自己妻子的男人在整个家庭法院上公开道歉。这些道歉需要在午餐时间在数百的当地居民面前说出来。

    Poe法官在一篇文章里为自己的行为辩护道:“让那些殴打自己妻子的人,让那些偷窃别人财产的人和那些虐待自己孩子的人感受到整个社区对他们的无法容忍,让他们听到我们唇齿边它们的名字,让他们在整个公众的众目睽睽下为他们的行为付出代价。他们不感到羞耻,那就是我们的羞耻。”

    我不知道有多少老师和家长抱着跟Poe法官一样的想法,用羞耻感来教育自己的孩子。“你知道你这样做会有多少人笑话你吗?” “快别哭了,一个男子汉怎么可以轻易掉眼泪呢,多丢人啊!” “以你现在的成绩,你就只能一辈子是没出息的人。”

    我们试图用羞耻感来改变一个人,让他因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羞耻,从此“痛改前非,回头是岸”,可是羞耻感真的可以让一个人改变吗?还是说它会让一个人更深的陷入到自己的行为模式中,破罐子破摔了呢?

    我想先在这里留一些问题给大家思考。如果你的丈夫对你施行家暴并且他被强迫在数百人面前公开向你道歉,你会愿意成为他被公众羞辱了一天之后回到家见到的那个女人吗?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也提到了羞耻感会让我们更有攻击性更容易批判别人,那么我们在他体验着羞耻或者在羞耻感中恢复的时候,待在他的身边,是否真的更安全?我们羞辱别人,到底是为了让别人真正的改变,还是仅仅因为羞耻别人让我们感到一时痛快,因为我们自己充满了恐惧,愤怒或者评判?

    二、你永远不可能通过羞耻去真正改变一个人

    想现在这里跟大家澄清两个概念:内疚和羞耻感。

    也许你在心里疑惑着,有没有羞耻感是健康的,是可以让我们更加有道德意识的呢?很多心理学家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想具体了解内疚和羞耻感的区别,可以去看Tangney和Dearing写的书“Shame and Gulit”),羞耻感是一种几乎只有负面影响的情绪。

    羞耻感和内疚情绪的最大区别是:羞耻感在说“我是坏的或者我不够好”,而内疚在说“我做了错事或者我做的还不够好”。内疚让我们更有动力去修正我们的行为,而羞耻感则更可能让我们绝望。因为当我们认定自己有缺陷或者是自己不好时,改变就变成了一件没有希望的事情。

    Tangney和Dearing在对400多个孩子为期8年的道德情感(moral emotion)研究中发现,那些容易产生羞耻感情绪的孩子们, 更可能被学校开除,吸毒和自杀。而那些更容易产生内疚感的孩子们则更有可能申请大学并且参与社区的志愿活动。他们更少会去自杀,酗酒,吸毒,并且在更晚的年龄开始有性行为。

    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想告诉老师和家长去让自己的孩子产生内疚的情绪,而是为了强调羞耻感给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许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也许是时候我们重新考虑,是否还要继续用羞耻孩子的方式来教育他们?


    三、为什么羞耻感不可能让我们真正的改变?

    在“The Dance of Connection”这本书中,Harriet Lerner教授生动的举了一个例子。她讲述了一个叫做Ron的殴打自己妻子Sharon的男人被强迫去参加法庭指定的咨询小组。Lerner教授说Ron拒绝参加由一群“殴打者”组成的团体,但是却愿意甚至有兴趣参加一个“控制自己的愤怒情绪有困难”的人组成的小组。

    Lerner教授写道:“Ron拒绝用他的罪行来定义他。你也许觉得他就是一个殴打者而任何弱化这个事实的言辞都会让减轻他对这件事情的责任,但是如果Ron可以把自己看作是比一个殴打者更好的人,他更愿意悔过并且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为了让人们能够真正去面对他们的伤害性行为并且真正对此负责,他们需要一点自我价值感的平台来支撑自己。只有在更高的点上我们才能俯瞰自己犯的错,只能从那里我们才能道歉。”

    Lerner教授还强调说:“当我们的身份被我们最恶劣的行为定义时,我们是无法活下去的。每个人必须能够把自己看作是复杂并且多面的个体。当这个事实被模糊化的时候,人们就要把自己包裹在层层否认中才能够生存。我们怎么可能为自己是谁道歉,而不是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我想Lerner教授道出了羞耻感的真谛:当我们觉得一件事情发生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是谁,那么我们就不太可能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因为道歉意味着否定我们是谁。羞耻感不是完全不能改变一个人的行动,但这种改变是暂时的并具有破坏性的,我们在羞耻感中往往陷入到一种绝望和无力感,而不是一种改变自己的力量。

    四、打破羞耻感,同理心来的永远不晚

    也许你要问,那如果别人或者我们自己已经体验到了羞耻感,或者在羞耻感当中时,我们要怎样去帮助自己和别人呢?

    打破羞耻感最重要的,其实就是建立连接。羞耻感让我们觉得无地自容,让我们觉得跟整个世界隔离,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有很大的勇气和同心理来建立连接,让羞耻感不再成为我们“肮脏的小秘密”。

    在这里我想跟大家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前一段时间一位好朋友说她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在我们大家的鼓励下,她尝试着鼓起勇气去更真实的让他知道自己的感受,结果发现自己好像“弄巧成拙”,不仅没表达清楚,反倒让对方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和不知所云。

    她鼓起勇气在微信里告诉我这件事情。结果我立刻给她提了建议:“亲爱的,你要早早释放你的魅力信号呢。” 她说:“我觉得我已经释放了扭捏和不知所云信号。” 我回复道:“刚刚看到你的回复我笑了一分钟。”

    我想她当时已经有羞耻感了,可惜我没有给予她同理心,反而立刻提了建议,还像开玩笑一样回应她的难过。后来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犯的错,在第二天跟她说:“亲爱的我知道你当时真的很难过,很抱歉没有给予你需要的回应。我想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特别难受,毕竟是想给自己喜欢的人留下好印象,但是却适得其反的好像让对方对自己的印象变得更糟,你一定很责怪自己。其实你想做的,不过是能自然的表达自己,但我想你已经尽力了,从0到1的突破,你已经很有勇气了。”

    我庆幸她有给予了我一次机会让我表达,我庆幸我们的关系没有因为我当时缺乏的同理心而变得糟糕。我想对同理心的实践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学习,但即使我们当时没有做到,别忘了,什么时间去表达它都不晚,better late than never!

    在未来几天里,Joy还将继续邀请你探讨“羞耻感”和建立连接这个主题。愿我们都能更好的面对自己的羞耻感,不用羞耻的方式对待别人,并且在脆弱中找到自己最大的力量,跟这个世界建立起真正的连接!

   参考文献:

    1. Brene Brown, I thought it was just me (中文书名:我已经够好了)
    2. June Price Tangney and Ronda L. Dearing, Shame and Gulit
    3. Harriet Lerner, The Dance of Connection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